您现在的位置:  > 教育动态 > 新闻通知 >  >> 正文

原来你做的选择大多是盲目的

选择是怎么做的呢?

选择就是选想选的那个。如果一定要给这个行为一个精确的定义,可以说,你是根据自己想要达到的状态和当前状态之前的差距,选择一些可以缩小这种差距的行为,然后根据行为的结果进行再次评估、调整,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然而,瑞典心理学家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即使是最简单的选择任务,你也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选择是什么。不仅如此,你还可能为自己未曾做过的选择辩护。

哪个面孔更漂亮?

2005年发表在《科学》(Science)上的一篇实验研究中,瑞典隆德(Lund)大学心理学家彼得·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和拉尔斯·霍尔(Lars Hall)等人给实验参与者成对呈现女性面孔的照片,并让他们选出更有吸引力的那张面孔。随后,实验员将选择出来的那张照片呈现给参与者,并让他们说明自己为什么觉得这张照片更有吸引力。然后判断下一张。

其实在部分选择中,实验员做了手脚,将未被选择的那个照片呈现给了参与者

A 实验员给参与者呈现一对照片;

B 参与者指出哪个更有吸引力;

C 实验员玩个小魔术后,再把选择的照片给参与者

D 参与者看到自己选择的照片,并给出选择的理由。

在那些做了手脚选择中,尽管两张照片非常不同,但是只有不到30%的参与者发现呈现出的照片不是自己所选择的。

在那些未发现这种差别的试次中,作者们发现了更有意思的现象:参与者找到了很多理由来说明自己为什么认为这个面孔更有吸引力,即他们首次选择时根本未曾选择这个面孔。研究者还分析了参与者为自己未曾选择的面孔所找的理由和他们为自己选择过的面孔所找的理由,发现两者无显著差异。

可能,你真的忘记了自己原先的选择是什么。

支持或反对,只在翻纸一瞬间

如果说前两个研究是对外表的选择,那么在对社会问题的看法上,我们的态度是否也有这种选择的盲目性呢?

霍尔等人最近的研究表明,这种盲目性仍然存在。

研究者让参与者回答自己对一些道德准则或者瑞典当前媒体中正在激烈争论问题的态度,按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的9点进行评分,1表示完全不同意,5分表示对该陈述没有明确的态度,9表示完全同意。当参与者完成了该问卷后,研究者让他们大声阅读第一页的一些问题的答案,并且解释为什么他们这么填。

但是,参与者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翻回第一页时,问题栏的问题已经发生了变化,有几个关键的陈述已经完全不同于他们原来回答的问题。

例如,参与者原先回答的问题是应该禁止政府进行大规模地监控邮件和网络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活动的行为,但当他们重新来读的时候,这个问题变成了应该允许政府进行大规模地监控邮件和网络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活动的行为(这里加粗以突出,原问卷中无加粗)。也就是说假如参与者以前的答案是完全赞同(即禁止政府的监控),他们翻回第一页时,答案表示的意思已经完全相反了(即允许政府的监控)。

然而实验者并不关心参与者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如何,参与者在那些关键陈述变化后的反应才是研究者最关心的。

他们将对这些题目的反应分为正确反应或者接受。只要参与者表现出丝毫发现了题目意思变化的迹象,他们的反应即被判断为正确反应。

如果没有任何的怀疑或者对答案进行更正,则他们的反应被判断为接受。当然,为了避免参与者感到尴尬而故意说自己曾经有过怀疑,研究者进行了多种设置,让参与者能够自然地表露出他们的真实反应。

实验流程 

1 问卷首页的问题栏有两层,包含了一些意思完全相反的陈述句,外层的问题通过粘性较弱的胶水粘上;

2 让参与者回答外层的问题;

3 参与者回答完首页的问题后入后翻;

4 参与者继续回答后面的问题;

5 写字板反面有粘性较强的胶水,会将首页问题栏的外层粘住;

6 当参与者再次回到首页时,问题栏的问题已经显示的是里层的问题,意思完全与自己原来回答过的相反。

通过这样变魔术的问卷,霍尔等人发现,69%的参与者至少接受一个意思完全反转的陈述,并且在这些被接受的问题中,参与者一般持有比较强烈的态度(即非常同意或者不同意思某个陈述)。尽管参与的态度强烈程度与其发现问题意思变化的比例成正比,但是有1/3选择了最极端的态度的参与者未发现这些问题的意思的变化。更有趣的是,参与者对自己态度的解释大多与意思反转后的态度一致,而不是与原有的态度一致。这也就是说,经过了简单问题反转后,参与者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他们不但未发现这种态度的转变,而且还能为转变后的态度找到大堆的理由。

通过这个研究,作者们认为现在心理学中所采用的自我报告式的问卷可能不足以反应出人们态度的复杂性。这一点可能不尽如此,因为做问卷的心理学家们心里非常清楚人们在做问卷时可能胡乱填写,因而发展出了专门鉴别出胡乱答题的应该方法。当然这些方法问题主要是心理学家们所争论的了。

选择的盲目性似乎说明,我们有时候无法知道自己真正的选择是什么,当选择结果呈现出来时,我们就为之找一个合理的借口。